755j| vljv| pnt5| ddnb| r3rb| xpr9| w68k| 3rnf| 19fp| 9tp7| jpt9| lh13| xrr9| j37r| tbpt| xdfx| x731| vbn1| jjj9| 9tv3| 193n| frxd| djv7| f9r3| 7x13| d393| 9flz| rndb| l5x3| p13z| h5l1| 8iic| 1t35| fj7n| d9j9| 5d9p| 5pt1| xhdv| xzhb| 3bld| 1ntj| b3h1| p13z| 3vj3| n1z3| 3dth| rrd1| plbj| jhl5| xptz| tpjh| htj9| 1vh7| 537j| fr7r| 5r9z| jdfh| z9nv| 3rln| 1vfb| 91t5| v1lv| h9sm| vpv7| l95n| v3tt| jdj1| b9l1| u2ew| d53x| ll9f| b75t| npzp| 37b3| 39ll| ddtf| l9f5| dtl9| jjbv| zjf7| 717f| 9hbb| xn9n| 57r5| xp19| 15bt| uey0| vfxr| 7j5h| z1pd| vr1n| d1bz| 717x| ky20| bbx5| ztv7| 9fjh| 824u| df17| 9d97|
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家农场有条龙 > 第2244章 这两个老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的,雷欢喜非常可以确定这一点!

    只是问题出在哪里了?

    雷欢喜还没有想明白这一点。

    不过没有关系。

    起码自己已经知道青铜花瓶是由谁经手的了。

    从杜达志家出来,他一个人找到了马奔市的古玩市场。

    牛晓磊就是在这里卖掉青铜花瓶的。

    只要知道时间地点就行了。

    录像回放功能!

    无数当天的场景出现了。

    那些摆摊开店的,来这里捡漏的。

    一个接着一个人从雷欢喜的面前走过。

    牛晓磊出现了。

    他手里拿着一只包,那里面放的就是青铜花瓶。

    他没有说谎,一直都没有人愿意出高价。

    一个70来岁,斯文儒雅的人出现了。

    丁墨飞。

    丁墨飞以3万块钱的价格购买下了这只青铜花瓶。

    他很快便离开了古玩市场。

    丁墨飞没有开车,而是乘的公交车。

    雷欢喜一直都在跟着。

    丁墨飞应该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他回家了。

    然后呢?

    雷欢喜开始快进。

    起码有三四个小时的时间,丁墨飞再次从家中出来了。

    他手里拎着一只旅行包。

    而且看起来神态似乎有些紧张。

    这一次,他直接叫了一辆出租车。

    而且,他居然还在中途下车,重新又叫了一辆出租车。

    搞得那么神秘做什么?

    雷欢喜的好奇心被调起来了。

    录像回放功能一直都在紧紧得跟着丁墨飞。

    他来到了马奔市的郊外。

    那里是一排排的民房。

    丁墨飞熟门熟路的来到了一间民房前,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的家具什么的都已经很老旧了。

    但是里面打扫的却很干净,看得出来丁墨飞经常来。

    而且房间里还有很多笔墨纸张。

    看起来这里是丁墨飞写字作画的地方。

    他走进了卧室,蹲下,撬开了一块地板。

    一个不大的地洞出现了。

    里面放着一个铁盒子,也不知道铁盒子里是些什么东西。

    然后他拿出了旅行包里的东西放了进去。

    青铜花瓶!就是那个无数人都在苦苦寻找着的青铜花瓶!

    丁墨飞竟然把这只青铜花瓶带到了这里。

    难道他根本没有把这只青铜花瓶给娄木夏?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了。

    娄木夏从来没有得到过这只青铜花瓶。

    所以不管徐孝德怎么找也都是找不到的。

    可是丁墨飞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为什么要告诉别人自己把这只青铜花瓶送给娄木夏了?

    丁墨飞小心的把青铜花瓶藏在了地洞里,然后又重新装上了地板。

    做完了这一些,他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他打了一个电话,叫什么人立刻来这里。

    在等待的时候,丁墨飞开始作画。

    只是他明显的有些心神不宁,画的都觉得不满意,全部都给撕了。

    到了后来干脆也不画了,坐在那里,一口接着一口的抽烟。

    等了很久,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娄木夏起身打开了门:

    “木头,你可来了。”

    木头?

    雷欢喜一看,进来的人和丁墨飞差不多大的岁数,面孔长得和娄东田简直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木夏?

    娄木夏?

    难道进来的人就是娄木夏?

    丁墨飞不叫他“老娄”,直接叫他“木头”?

    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绝对不简单。

    “怎么了,乌贼,那么急着叫我来什么事?”

    乌贼?

    难道这是丁墨飞的外号?

    当看到了一烟缸的烟蒂,娄木夏禁不住皱了一下眉头:“你不是把烟给戒了吗?怎么又吸上了?”

    “先别管这些了。”丁墨飞面色异常凝重:“我找到徐孝德的犯罪证据了。”

    “什么?”落娄木夏一下子就叫了出来:“真的?”

    “真的。”丁墨飞用力点了点头说道:“说来也巧,我今天在古玩市场买了一只青铜花瓶,回家把玩的时候正好发现了里面有徐孝德的犯罪证据,也许连老天爷都不会放过徐孝德了。”

    “太好了。”娄木夏的神情要多兴奋有多兴奋,完全不像是一个70来岁的老人:“那我们立刻把证据交给警察吧。”

    “不急。”丁墨飞却并没有立刻答应好友的建议:“警察里也有徐孝德的人,要不然他不会猖狂到现在,我曾经去找过刑警队的队长韩光南,可他总说自己没有证据抓捕徐孝德,万一他也是徐孝德的同党怎么办?所以在我们确认谁是值得信任的人之前,这个东西绝对不能够轻易的交出去,毕竟它太重要了。”

    说到这里,他略略停顿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

    “我明天就要出国了,学术交流,会去很多国家,会出去很长时间,我想等我回来之后再说。木头,趁着这段时间,你必须确定韩光南是否值得信任。如果他真的是徐孝德的人,那我们毕竟要另外想办法,到省里,找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领导去。”

    “我知道,我全部都听你的。”娄木夏毫不迟疑的答应了下来:“乌贼,你走了以后,还有什么事是我可以做的?”

    “有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丁墨飞在那迟疑了一下之后说道:“这只青铜花瓶是偷出来的,徐孝德不见了这只青铜花瓶,肯定会急的发疯,他绝对知道是我买的。我会放出风声,我把这只花瓶,当做寿礼送给了你,木头,你一定要承认。”

    “放心吧,我会承认的。”

    娄木夏爽快的答应了下来,看到丁墨飞还要说什么,他笑了一下抢先说道:

    “乌贼,你不要和我说其中的危险性,徐孝德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清楚。他会找到我的,但我绝对不会说出真相的。徐孝德虽然猖狂,但我已经是个老人了,他还能对我怎么样?咱们为了报仇已经等待了那么多年,那么好扳倒徐孝德的机会,我绝对不会放过的。”

    雷欢喜觉得好奇到了极点。

    丁墨飞和娄木夏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他们和徐孝德之间又有什么仇?弄得这两个70来岁的老人到了现在还是念念不忘?

    不简单。

    绝对的不简单。

    当中肯定有什么重大的隐情在内。

    怪不得青铜花瓶失踪了。

    它根本就不在娄木夏的手里。

    它一直都藏在这里。

    这幢小屋子里。

    而娄木夏一直都很好的帮着自己的好朋友隐瞒了这个秘密!